加勒比无码中文字幕_加勒比之一本之道在线观看_加勒比高清无码视频


[武动乾坤之淫魔乱舞] 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330.com

“哦……慢一点……主人……轻一点……啊……”林可儿趴在床边,撑
软的身子,修长的双腿张得大开,翘着圆润的美臀,一边儿承受着身后男人的冲
击,一边儿无力的呻吟着。

  “看你平日里一副清冷孤傲的样子,想不到原来这幺淫蕩啊,屁股再扭得用
力点。 ”林瑯天抓着林可儿纤细的小腰,用力撞击着少女浑圆的粉臀,发出响亮
的“啪啪”声。

  自从林可儿被林瑯天姦淫失身,已经过去半年了。在体内被种下的魔种影响
和林瑯天不住的调教下,林可儿很快就屈服了,彻底被调教成林瑯天的女奴,为
林瑯天的尽情淫乐和修炼奉献自己青春美好的少女娇躯。在这期间,大炎王朝的
皇族皇甫家族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一个名为“绫清竹”的绝代佳人。

  当林瑯天第一次见到绫清竹时,就为后者的绝代风姿所摄——浅色素裙,肌
如白雪,腰如束素,薄纱遮掩的脸颊上,清眸流盼,天地为之黯然失色,那飘渺
如仙,清雅如莲,却又隐隐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尊贵气息的独特气质更是让他深
深沈迷。那一刻,虽然外表丝毫不露声色,还一副儒雅风範的与之见礼,但是林
瑯天却是在心中疯狂的嘶吼:“是我的,你是我的,绫清竹!”

  虽然心中已然接近疯魔,但是林瑯天并未失去理智,只看皇甫家族也是这般
慎重,甚至有些谦恭的态度来对待绫清竹,他便明白这女人的身份绝不简单,而
且一身修为也是深不可测,不可妄动,一时只能将心中的慾望深深掩藏。

  慾火难消之下,林瑯天却是将这股邪火尽数发洩到了林可儿的身上,日夜姦
淫不断,在林可儿娇柔甜美的呻吟声中,他的实力也突飞猛进,在短短时间内就
突破到了造气境。

  在阵阵急骤的“啪啪”声中,林瑯天做着最后的冲刺,当林可儿哭叫着再次
洩了身子之时,林瑯天也将白稠的精液尽数射到了少女紧窄的小穴里。

  拍了拍林可儿丰隆滑腻的翘臀,还沈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少女慵懒得娇哼着,
扭动着香软的娇躯,缓缓爬起身来跪趴在林瑯天的腿间,小口熟练地吸吮着,清
理起男人的肉茎来。

  一边儿享受着少女舒爽的口交服侍,一边儿把玩着那对坚挺饱满的酥胸,林
瑯天思考着这几天得到的消息。在某一处偏僻的小城出现了一座古墓府,四大家
族因为相互牵制争持不下,最后只能决定让他们几个小辈出面争夺。林家,他自
然是要出面的,而那皇甫家,极有可能会请出那绫清竹前往。此去其他人他都不
放在眼里,没有了这些老辈强者的干扰,那他的机会便来了。

  想到很快就将有机会将这仙子一般的美人压在身下,肆意享受,林瑯天不由
血脉贲张起来。按着林可儿的脑袋,在少女温湿的小嘴中抽送了一阵,让她将射
出的精液全部吞嚥下去后,林瑯天再度将林可儿柔软的胴体推倒在床上,分开她
雪白修长的大腿,低吼着插了进去抽送了起来。

  ……

  古墓府开启的起的日子终于到了,林瑯天驾驭着由元力凝聚的巨鹰,风驰电
掣一般赶往幕府所在地。因为那里临近林家的一个分家支脉,不久前,林家宗族
已经派遣一些族人前往,而林可儿也在其中。为了不暴露他和林可儿的秘密,林
瑯天也只能听之任之。只是习惯了林可儿暖床,骤然间失去少女香软的胴体,夜
里不免有些暴躁不爽。

  火红的元力巨鹰划破天空降临那古墓府所在的山谷,林瑯天一袭青衫,颇显
洒脱,平淡的扫了一线下方聚集的人群,对于那所谓的分家之人以及其他来此浑
水摸鱼之人并没有在意,只是其中有一名少年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放
在心上。

  随后,同样代表大炎王朝四大家族的王氏宗族的王炎与秦氏宗族的秦世相继
到来。当最后代表皇甫氏族的绫清竹轻纱遮面,身着素裙,赤裸着白玉般的纤足
踏着青莲如天上仙子一般降临之时,林瑯天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在佳人绝世的风
姿之下,却依然有着霎那的失神,片刻后。那惊豔之感便化为无穷无尽的佔有和
暴虐之欲。

  “绫清竹,你跑不掉的。”强忍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仙子一般的清冷佳人狠
狠推倒,恣意享受的冲动,林瑯天心中嘶吼着。

  四大氏族齐聚,联手破开古墓府的封印屏障之后,绫清竹脚踏青莲,当先飞
掠入幕府之内,只留下一道衣袂翻飞,曲线毕露的妖娆倩影。林瑯天稍稍停留片
刻,狠狠刮了一眼那身姿窈窕的背影之后,也快速沖入其中,将众多探宝之人远
远甩开。

  一入石门,一股压抑的感觉便是当头而来,让得他体内运转的元力都略感滞
涩,涅槃境强者纵然陨落已久,依然有这般可怕的威势。面前数十条通道纵横,
林瑯天犹豫片刻,选择了一条便是向前突进,沿路有不少石屋出现,让得他停步
驻足,一个个检查过去,却只得到了一些纯元丹和部分寻常的灵药,不免让他失
望不已。身为林氏宗族年青一代第一人,以他的眼界自然看不上这些微末之物。
望着那些仅仅因为一些纯元丹便大打出手相互厮杀的探宝者,林瑯天嘴角掠过一
丝不屑,继续向深处探索。

  进入中央大殿,无数傀儡组成的封锁线让林瑯天烦不胜烦。当突破重重封锁,
最终来到这处古墓府核心地带,却又不甚陷入一处大阵之中,被无尽火海包围难
以脱身。这阵法颇为玄妙,一旦进入,却是连周围的情况的无法感应到。藉着体
内穆师的指点,在试探摸索了一阵之后,终于得以从翻腾的火海中离开。一出阵
法,就能看到不远处,王炎等人依然在奋力挣扎以求破阵,只是却不见了那一道
白衣倩影。

  “我若非有穆师指点,只怕根本奈何不得这阵法丝毫。这女人果然来历非凡,
居然连涅槃境强者留下的阵法都困不住她。 ”林瑯天暗自忖道,脚下却是不停,
快步走出大阵外沿,来到了一扇虚掩的青铜大门之外,心中一沈,看来这里已经
被人捷足先登了。正欲推门进入,体内的穆师却突然出声示警:“小心,里面有
两股气息,其中一股应该是那个女人,还有一道隐晦的元神波动,恐怕便是那位
晋入涅槃境的强者所留。 ”

  林瑯天心神一凛,在穆师的帮助下收敛起全身的气息,小心的隐匿身形潜了
进去,却见大殿中除却绫清竹外还有一个少年,方才幕府之外曾经见过一次,略
有印象,还有一道虚幻光影悬浮在空中,虽是虚影,却隐隐有种奇异的气息,想
来便是那位幕府的主人了。

  此时绫清竹气息微弱,脚下青莲也被一道青光封锁,身上却充斥着一股浓郁
到极致的纯阴之气,彷彿是服用了什幺奇异的天材地宝一般,与那少年一道被那
幕府主人牵引到一起。

  “看来,这名涅槃境强者所留的涅槃心应该是被这个女人得到了,只不过,
在服下炼化过程中似乎出了什幺岔子。 ”穆师感应了一会儿,幽幽道。

  “什幺,这绫清竹果然厉害,居然这般轻易便取到了涅槃心。那我这次岂不
是一无所获,白来了? ”林瑯天在心中不甘道。

  穆师却是早有定计,当下徐徐道:“那也未必,这幕府主人留下的灵体不能
久存,一会儿便是得消散,这女人看起来无法凭自身炼化涅槃心的能量,现在实
力大损,以你的实力,在我的帮助下擒住他不难,那少年也是修为低微,不足为
虑。你小心隐匿,等那幕府主人一消散,就进去製住那两人。那少年随便杀了就
是,这女人你自然可以随便享受,等种下魔种,她便任你为所欲为,替你隐瞒下
一切,你也不必担心她身后的势力了,而且她体内涅槃心的能量说不得你也可以
分到一杯羹,炼化之后不但可以修为大进,将来晋入涅槃境也多了一分把握。 ”

  “好,就这幺办。”听完穆师的话,林瑯天顿时醒悟,暗自振奋,同时也更
加小心的收敛气息,隐匿行藏,被殿中之人察觉。

  殿中三人交谈片刻,那幕府主人似是施展了什幺秘术,两人俱是变得气息粗
重,脸上通红,就连眼神也变得有些异样起来。这般熟悉之极的症状让林瑯天一
看便是心中了然。

  “这幕府主人想干什幺,难道要他们两个——该死的,我看中的女人怎幺能
被这臭小子拔了头筹?混蛋! ”望着殿内已经有些迷乱的两人,林瑯天面色阴沈
之极,拳头握得死死的。垂涎了许久的女人就这幺被另一个修为低微的臭小子就
这幺搂在怀中大肆轻薄,让得他几乎当场暴走。若非顾忌那幕府主人留下的残灵,
只怕立刻便要冲出去了。

  当那幕府主人的残灵大笑着消散时,大殿中,绫清竹与林动此刻已经完全失
控了。

  林动只觉得体内一股邪火汹涌燃烧,体内小貂的妖灵也不见了蹤影,那幕府
主人做事情还真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怀中的绝色佳人早已化为了勾魂夺魄的妖
娆魔女,再不复现前的清冷高傲,这般诱惑让林动的理智被彻底摧毁,在那柔软
的胴体上胡乱抚摸着,就欲在本能的引导下剑及履及之时,一股巨力突然涌现将
他轰飞了出去,被他身体外残留的光团抵御了一部分,虽无性命之忧,却也让他
昏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自然是林瑯天出手所致。当那幕府主人残留的灵体彻底消
散之时,早已慾火汹涌且妒火中烧的林瑯天几乎是立刻暴冲而至,一掌将包裹着
两人的光团击碎,里面原本紧紧缠在一起的两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力分开。

  对于先前那一掌居然没有将林动当场击杀,林瑯天大为惊讶。望着昏厥过去
的林动周身环绕的光团,不由皱了皱眉,他自然能看出这是那幕府主人留下的。

  “算你走运,等我享受完美人再来收拾你。”林瑯天冷笑着,也不再管他,
转身走向了另一边。

  刚才林瑯天那含怒一掌主要是对林动而去,她却是没有被伤到,只是身上本
就被林动撕扯了一番而有些散乱的雪白衣衫更是淩乱,露出大片娇嫩的雪白肌肤,
裸露在衣衫外面的冰肌玉肤却是异常的绯红,如云的秀发散乱,原本清澈剔透如
水晶般的双眸也是一片迷濛,俏脸上的面纱更是已经被林动撕下,露出下面倾国
倾城的绝代姿容,曲线玲珑的娇躯诱人之极的扭动着。这般诱惑之极的场面看的
林瑯天也不由呆了片刻,然后慾火更炽。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好个绝世美人。”轻抚着绫清竹晕红的俏脸,
望着那春水蕩漾的明眸,享受着美人香软娇躯水蛇般扭动的柔软触感,林瑯天淫
笑着在那红润的樱唇之上亲了一口,双手大肆在绫清竹雪白的娇躯上游走起来。

  将佳人身上的衣衫尽数剥去,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的完美娇躯彻底暴露在林瑯
天眼中。饱满的酥胸傲然挺立,雪白的峰峦之上两点鲜豔的粉红分外诱人,曲线
优美的小腰身下是浑圆挺翘的美臀,修直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还在难耐的扭动
着,两腿间漆黑的森里地带已经有着晶莹的水迹。林瑯天双眼赤红暴突,死死盯
着绫清竹绝美的胴体,只觉得下身硬的快要炸了。

  一手抓着那一对饱满的酥乳用力揉搓着,大嘴含住雪峰之上的一点红梅贪婪
的吸吮着,然后沿着修长优雅的颈子一路向上,一口吻在绫清竹樱红润泽的的小
嘴上,吸吮了一会柔嫩的樱唇,舌头顶开贝齿与那细嫩的香舌交缠在一起,在一
阵“啧啧”声中热烈的舌吻起来,交换着彼此的口涎。另一只手则滑过绫清竹平
坦的小腹,来到了那幽谧的森林地带,稍微挑逗两下,便将紧夹着的美腿分开了
一道细缝伸了进去,按在佳人娇嫩的秘处缓慢摩挲起来,手指分开紧闭的唇瓣,
插入了那从未有人光顾的处子甬道,缓慢的抠弄着。

  “哦……哦……”先前炼化的涅槃心的能量在体内汹涌奔腾,被幕府主人的
秘法挑起的情火越燃越炽,男人的气息彷彿寒冬之中的火炉一般让她渴望,何况
这人又在身上的敏感部位到处作怪,动作还那般娴熟之极,绫清竹哪里忍耐得住?

  销魂动魄的难耐呻吟从樱桃小口中缓缓溢出,修长的玉臂搂着男人的脖颈,
将雪白的胴体紧紧贴着男人身上,双腿紧紧夹着他在自己双腿间作怪的大手,不
似推拒,却彷彿要让他的动作更加激烈一点一般。冰清玉洁的身体此刻却是如此
的敏感,无措的扭动着渴求男人慰藉,男人粗糙的手指摩擦着敏感的媚肉,带来
阵阵电流般的酥麻快感,从那羞人的地方迅速扩散,粘稠的汁水欢快地顺着手指
流淌而下,绝色俏脸满布春意的红晕高高仰起,娇喘细细,曼声呻吟着。

  望着那不久之前还清冷高傲,高高在上恍如仙子一般的绝色美人儿,此刻却
是媚眼如丝,在他娴熟的调情动作之下欲仙欲死,林瑯天的心中涌出一股难以言
喻的征服快感。出身高贵,实力强大又如何?任你高贵如天仙神女,现在也要乖
乖臣服在男人的胯下,任我予取予求。

  将早已不堪挑逗的佳人按倒在殿内的石床上,分开修直的美腿,肉茎抵着湿
淋淋的小穴缓慢的摩擦一阵,在绫清竹水汪汪的明眸哀婉的注视下,腰跨用力一
挺,猛的插进了进去,势如破竹的冲破了那层薄薄的肉膜,深深抵在甬道深处娇
嫩的花心之上。

  “哦……好痛……啊……”失身的那一刻,一行清泪从绫清竹眼角缓缓流下,
却片刻即乾。下身撕裂般的痛楚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充实感。肉
茎缓慢的抽动着,阵阵钻心的麻痒从那被男人巨物佔领的甬道传来,让绫清竹难
耐的呻吟着,丰满玲珑的娇躯随着男人的动作妖娆的扭动着。

  “好紧,真不愧是处女啊,哦,夹得好爽啊!”感受着肉茎处传来的阵阵紧
缩之感,林瑯天心中大爽,感觉到身下的女子已经从破处的痛楚中回复了过来,
不由开始加快了挺动的速度,腰跨用力撞击在雪白的翘臀上,传来阵阵“啪啪”
声。

  “清竹小姐,我干的你爽不爽啊?”林瑯天一边儿抓着绫清竹柔韧的小腰身,
快速抽送着,一边儿淫笑着问道。

  “哦……舒服……清竹……好快乐……啊……”绫清竹在男人的进攻下早已
经不知今夕何夕,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早让她深深沈迷,身体内传来的极度渴求
让她全身都热了起来,扭动着曲线优美的纤腰迎合着男人的侵犯,娇喘着断断续
续的回答。

  “桀桀,清竹小姐,你的下面好湿啊。看你先前一副冷傲清高的样子,被我
随便插两下居然就流出这幺多的水儿了,真是淫乱的身体啊,你就这幺喜欢被我
干幺,嗯? ”林瑯天淫笑着,一边儿在紧窄湿润的小穴里抽送着,一边儿用下流
的话语羞辱道。

  “啊哦……清竹……不是淫乱……的女人……不是……哦……再快些……啊
……”绫清竹娇媚的呻吟着,虽然此刻春情蕩漾,芳心大乱,但是对男人的话依
旧本能的反驳着,但终究不是真的清醒过来,摇着头细细娇喘着,一双修直的美
腿却紧紧夹着林瑯天的腰胯,丰润的玉体难耐的扭动着,迎合着男人的挺动。

  在一声悠长的愉悦呻吟中,绫清竹娇柔的胴体颤抖着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温
热的淫水从蜜壶深处喷出淋在了男人的肉茎上,强烈的舒爽快感让林瑯天低吼着
险些当场缴械,急忙咬了一下舌尖镇定心神,开始炼化那从两人交合处传来的奇
异能量。绫清竹先前服用的涅槃心的能量此时在男女交合之下渐渐被炼化开来,
其中小部分的能量也沿着两人交合之处传入了林瑯天的体内,那股涌来的能量之
强超乎了林瑯天的预料,只是片刻光景就让他迅猛突破到了造气境大成,甚至于
隐隐触碰到了造化境的玄妙壁障。

  “呼,小妖精,那里这幺紧,险些让你坏了我大事,作为惩罚,今天我要好
好的”疼爱“你一番,桀桀。 ”洩身后的绫清竹娇躯慵懒无力的躺着,绝色娇靥
之上满是诱人的晕红,原本清冷孤傲的气质此刻尽数化作了妩媚迷人的风情扑面
而来,让本就没有发洩的林瑯天呼吸一促,淫笑着在那对饱满挺傲的玉兔之上掐
了一把,肉茎再度抽动起来。

  刚刚失身不久的绫清竹又哪里是林瑯天的对手,体内的情火也远远没有发洩
完全,在林瑯天的摆布下含羞带怯的跨坐在男人的腰跨上,扭着纤细的小腰,圆
润挺翘的美臀在男人的摆弄下上下起伏着,套弄着男人的肉茎。每一次的起坐,
粗长的肉茎都被深深贯入小穴里,在那娇嫩敏感的花心上重重的顶上一下,好像
撞在她的心口上一般,敏感的媚肉被肉茎摩擦着传来阵阵酸酥麻痒的奇异快感更
是让她难以自製,虽然这种体位让她很是羞耻,但是那种比起先前被压在身下时
更加强烈的快感和刺激却让她根本停不下来,在男人扶在腰间大手的操控下,撑
着酥软的身子缓缓上下套弄着,渐渐的加快了速度,曲线毕露的娇躯不自觉的扭
动摇晃着,那一对坚挺饱满的酥乳随着娇躯的起伏不停地上下弹跳,晃出雪白的
乳浪,看的林瑯天眼都花了当下,一边儿挺着腰跨向上配合着绫清竹的动作,一
边儿伸手抓着那对雪白的玉兔用力揉搓着把玩。

  “啊哦……哦……好痒……清竹……又要去了……哦……”激烈的欢爱让绫
清竹难以自禁的高声呻吟着,下身传来钻心的酥麻快感让她欲罢不能,雪腻的娇
躯在男人的策动下主动的上下起伏着,在阵阵强烈的快感下泄了一次又一次,直
到娇躯都要酥软了。

  “又要洩了幺?桀桀,一起来吧,呼,都射给你了。”林瑯天搂着香软的娇
躯,感觉到脊背的酸麻,淫笑着加快了下身的挺动,一下下的重重敲击在绫清竹
娇嫩的花心上,在佳人甜美的喘息中低吼着将白稠的精液都射进了甬道的深处。
在体内穆师的催促下,运转功法,将体内的魔种能量分出一道汇入精液中也一同
注入绫清竹的体内。

  当那道魔种在绫清竹体内流转,即将和她融为一体之时,却突生异变。似乎
是感应到了那隐藏在那魔种中蕴含的淫魔之力,绫清竹的体内突然出现一道奇异
的青色光芒,随之先前被那幕府主人压制的青莲也彷彿甦醒一般光芒大放,一股
清冷奇异的能量波动猛的扩散而出,将正与绫清竹下身相连的林瑯天猛的震飞了
出去,绫清竹体内的魔种也在那股青光的冲击之下恍如冰消瓦解一般迅速衰弱。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林瑯天大惊失色,随即面色一变,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修习《淫魔鉴》根基尚未稳固,分出的魔种与他心神相连,此时被那奇异的青
光所克制,他的本体也顿时受到牵连而受了不轻的伤。

  感应到那道魔种的急速衰弱,体内的本源魔种也受到影响,居然隐隐有崩散
瓦解之势,林瑯天也顾不上别的了,再度喷出一口精血,咬牙结出道道印结,体
内的元力急速涌动,拼着消耗元力和体内的精血施展奇异的秘法,终于在青莲发
出的奇异青光将魔种完全湮灭之前将那道魔种从绫清竹的体内收了回来。

  感受到体内的魔种黯淡无光,林瑯天心中不由怒火汹涌。这次当真是偷鸡不
成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曾想到绫清竹体内还有其他的东西护体,他贸然想要种下
魔种,非但没有将绫清竹收服,反而在她护体青莲的反击之下伤了体内的魔种,
连带着一身修为也是大损,非但没有藉着魔种之力更进一步继续突破至造化境,
反而大幅回落,甚至险些跌落回造形境,这笔买卖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服下几粒丹药稳定了一下体内的伤势,林瑯天儒雅英挺的俊脸上阴晴不定。
那朵青莲似乎因为先前那阵被引动自主护主的爆发而损耗不小,此刻黯淡无光的
落在地上,绫清竹绝美的俏脸上依然春意盎然,雪腻的娇躯依旧满布着诱人的绯
红,诱惑之极的扭动着,两腿间漆黑的森林地带被淫水和小穴内缓缓流出的精液
弄得斑驳一片,看上去异常淫靡。

  刚才和林瑯天的欢好,射入她体内的精液只是将绫清竹体内的涅槃心能量炼
化了一小部分而已,其余的依旧隐藏在她的体内,那幕府主人的秘法也就依然没
有失效,春情涌动,丰润的娇躯难耐的扭动着,渴求着男人的佔有与疼爱。

  纵然林瑯天依旧有些惊魂未定,此刻依旧被绫清竹慵懒妩媚诱惑十足的迷人
风情撩拨得慾火渐起,刚刚软掉的肉茎也渐渐再次硬挺了起来。

  “刚才那一阵让我体内受创不轻,还实力大损,光靠休养恐怕一年半载都难
以回复至原来的程度,这该死的青莲居然对我的魔种有克製作用,看来这女人背
后的势力很不简单啊。 ”林瑯天咬着牙低声骂道。刚才的变故将他的算计全盘打
破,没有被魔种附体的绫清竹根本不可能听凭他的摆布。趁人之危姦淫了绫清竹
之事一旦被她身后的势力察觉,他定然必死无疑。这青莲这般神异,绫清竹能将
之持有,身份定然不简单,就算现在将她杀死,也难保不被察觉。

  正当林瑯天心烦意乱之时,眼角的余光猛地瞟到了依然躺在一边昏迷不醒的
林动身上,不由心中一动。

  “小子,我林瑯天的女人不是那幺好碰的,刚才既然被你佔了点便宜,自然
需要你付出点代价来。 ”林瑯天对着林动阴森的笑着,漠然低语道。

  来到绫清竹的身边,森然凝视着她那春情蕩漾的水汪汪的美眸,将手指伸进
那樱红的小嘴之中,一边儿挑逗着粉嫩的香舌,一边儿淫笑道:“既然伤在你的
手上,那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我吧。等我有朝一日《淫魔鉴》修习有成,一定要
将你调教成最淫蕩的女奴。 ”暧昧淫亵却又森冷无比的话音未落,林瑯天将绫清
竹摆布成跪趴的姿势,拍打着那高高翘起的圆润美臀,肉茎猛的插进了还是湿淋
淋的小穴里,一边儿拍打着着丰隆滑腻弹力十足的臀瓣,一边儿猛烈的抽送起来,
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哦……疼……哦……又好舒服……哦……又要……变得奇怪了……啊……”
硬挺火热的肉茎深深的进入绫清竹的身体里,似乎因为男人心中的怒火,这次的
进攻格外的猛烈。剧烈的快感很快唤醒了绫清竹尚未冷却的春情,丰盈的美臀被
激烈的拍打着,那并不是很大的痛楚彷彿助长了那酥麻的快感,让绫清竹彷彿全
身都酥软了起来,娇声呻吟着扭动着圆润的美臀,看似在躲避男人的蹂躏,却又
彷彿是在迎合着那奇特的惩罚一般。这奇异刺激的快感居然让绫清竹很快就又洩
了一次。

  “骚货,你看起来一副清冷孤傲的姿态,原来还有这种喜欢受虐的奇特爱好
幺?你的身体还真是淫蕩啊。 ”感受到肉茎上传来的阵阵奇爽无比的吸吮之感,
林瑯天不屑的用下流的言语羞辱着胯下的美人,手指伸进小穴里抠挖了两下,带
着粘稠的淫水分开柔软丰盈的臀肉,抵在那精緻的菊蕾之上,缓缓用力插了进去。

  “哦……不要……碰那里……啊……不可以啊……感觉……好奇怪啊……啊
……”最羞耻的地方受袭,绫清竹本能的收紧菊肛想要将侵入的手指挤出去,同
时摇动雪白的翘臀,想要摆脱这羞人的侵犯,却被早有预料的林瑯天死死抓着无
法动弹,手指用力缓慢却又坚决的进入了佳人最隐秘的后庭甬道之中,藉着手指
上淫水的润滑,一边儿抠挖着,一边儿缓缓抽送起来。

  前后同时被侵犯,绫清竹反複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用力摇着头,大声呻
吟着,小穴紧紧缠着那正在勇猛突进的肉茎,娇嫩的肉壁激烈蠕动着,爽的林瑯
天直吸凉气。

  “后面很敏感幺,原来清竹小姐不单单喜欢被虐待,还喜欢被人插后庭啊,
真是变态呢。 ”林瑯天摇着头,一边儿继续享受着小穴里那强烈的缠绕吸吮快感,
一边儿继续用手指开发着菊肛的处女地。

  当感觉到后面已经变得有些鬆弛了,似乎绫清竹已经适应了后面被玩弄的感
觉,林瑯天自蜜穴里拔出湿漉漉的肉茎抵在那精緻粉嫩的菊蕾之上摩擦着,一边
儿淫笑道:“看来已经差不多了呢,清竹小姐后面的处女,我也收下了哦。”话
音未落,肉茎就猛地插了进去,深深进入了佳人身上的又一个处女地。

  “啊……疼……疼啊……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啊……”从未被
人侵犯过的窄小后庭猛地被男人的巨物粗鲁的插入,顿时彷彿要被撕开了一般,
剧烈的疼痛似乎更胜先前的开苞之痛,即使现在绫清竹被秘法蒙蔽了理智,却也
抵受不住那剧烈的痛楚,高声尖叫起来。

  “嘶,真紧啊,比小穴还要更紧啊,好爽,哦,好会夹啊。”绫清竹痛苦万
分,林瑯天却是舒爽无比,柔软的肉壁紧紧夹着肉茎,还在缓慢的蠕动着,那强
烈的紧凑感比起刚开苞不久的小穴还要更胜几分。也不管绫清竹的痛苦扭动,林
瑯天用力抓着那激烈扭动的浑圆翘臀,缓慢的抽送起来。

  紧窄的后庭被强行撑开,粗大的肉茎缓慢的抽动着,带的来巨大痛楚,让绫
清竹觉得好像屁股都要裂开了一般,她一身元力都被封印,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只能高声惨叫着。

  因为先前在她青莲之下受创,林瑯天满腔邪火无处发洩,对绫清竹声嘶力竭
的求饶惨叫却是理也不理,反而感到异样的痛快。这高贵的女子今天不单毫无反
抗之力的被他夺了处女之身,还被他肆意乾着后庭菊肛,如同青楼中的妓女一般
任他随意亵玩,一时间心中得意非常,就连伤势都彷彿有了好转一般,当下腰跨
用力,肉茎继续开发着绫清竹紧窄异常的后庭。

  绫清竹红润的俏脸早已变得苍白,绝色容颜之上满是汗水。剧烈的痛楚持续
了许久,渐渐彷彿有些麻木了一般,小穴也被那正在侵犯着她的菊肛的男人熟练
地扣挖着,酥麻的快感沖淡了后庭处的疼痛,让她紧绷的娇躯渐渐柔软了下来,
渐渐开始感觉到后面痛楚之中隐藏的异样。那种异样之感随着她渐渐适应肛交的
痛楚不断增长着,让她下意识的夹紧菊肛,微微扭动着翘臀想要追寻什幺。

  “这幺快就适应了,开始享受其中的乐趣了幺?你果然是喜欢被人乾后面呢,
桀桀。 ”绫清竹的变化很快被林瑯天察觉到了,得意的笑着,肉茎的抽送开始加
快了。

  “不要说了……哦……好羞人的……啊……好奇怪啊……啊……”绫清竹俏
脸渐渐再度变得绯红一片,痛楚已经过去,后庭被侵犯的异样感觉让她的身体又
开始热了起来,难耐的娇哼着,扭动着翘臀开始迎合男人的侵犯,小穴里一阵阵
抽搐着,粘稠的汁水不断的淌出,沾湿了男人的手掌。

  “嘿嘿嘿,又开始夹紧了。”林瑯天淫笑着开始快速抽送起来,后庭异常的
紧凑感让他也快要到极限了。肉茎不断撑开柔软的肉壁进出着幽谧的后庭甬道,
摩擦着肉壁带来奇异的麻痺快感,让绫清竹娇喘细细,小腹处彷彿有着热流涌动
一般,积累到极限的快感猛烈的爆发,让她不由得高高仰起俏脸,大声尖叫着,
粉红的小穴紧紧收缩,大量的汁液喷涌而出,后庭的肉壁也一阵阵加紧蠕动,夹
得已经快要到达极限的林瑯天再也忍受不住,猛烈抽送了一阵以后,白稠的精液
在幽深的后庭甬道之中喷射而出。

  将沾满精液的肉茎强迫着插进绫清竹红润的小嘴中搅动着,看着绫清竹圆瞪
着一双妙目,林瑯天淫笑着将那里当成小穴一般随意抽送着,享受着她无意识的
阵阵吸吮,然后将清理乾净的肉茎在那张绝美的娇靥上滑动着,再度分开佳人修
长的双腿,肉茎猛的插进一片狼藉的下身秘处,再次抽送起来……

  火热的春色在这石殿中不断上演,却没有第三个人有这等眼福观赏。林瑯天
用尽了各种手段玩弄着这被情慾控制了的绝色佳人,在绫清竹曼妙浮凸的雪腻娇
躯上尽情发洩着心中的慾火。绫清竹甜美的呻吟一直没有停止过,白皙的肌肤上
到处都是白浊的精斑和阵阵深浅不一的抓痕,小穴和后庭更是被干的有些红肿了。
当林瑯天最后在绫清竹温热的小嘴中忍耐不住,将白浊的精液射满了她的小嘴,
还喷在了她绝美的俏脸之上时,已经过去了快三个时辰。

  揉着隐隐有些酸疼的腰,肉茎也已经疲软无力彷彿死蛇一般垂落,林瑯天虽
然略感疲惫,却是得意非常。在刚才的奸淫中,不断吸取绫清竹体内涅槃心溢出
的能量,他的伤势已经痊癒大半,稍作修养就可尽数复元。虽然今日失手没有将
绫清竹收服作为自己的鼎炉,却也将她美妙的身体玩了个遍,也算是够本了。如
今已经尽兴,也是时候该做下一步的安排了。

  将依然昏迷不醒的林动提了过来,脱掉他的衣服,将他和已经被玩弄的精疲
力竭沈沈睡去的绫清竹摆弄成身体紧贴,四肢交缠的样子。林动依然硬着的肉茎
被绫清竹温软的美腿夹着似乎有了些反应,虽然身在昏迷之中也本能的在那柔软
的大腿缝隙间摩擦着,一会儿后居然就这幺射了出来。

  “切,真是没用,才这幺几下就丢了。”见到林动只是被绫清竹的美腿随便
夹了几下居然就射了出来,林瑯天鄙夷的笑道,对他更加不屑。

  将一切安排妥当,没有什幺疏漏之处后,林瑯天邪笑着离开了石殿。外面大
阵此时已经开始发生动荡,显然这三个时辰众人不间断的轰击还是的取得了一定
的成效,看来距离破阵已经不远了。按照先前穆师的指点,林瑯天在里面找了个
比较安全的地方,先将一身衣衫弄得淩乱焦黑,然后坐下一边调息,一边默默等
待阵法的破除。

  半个时辰之后,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场中烈焰遽然消散,露出其中被
困的众人。阵中之人各个衣衫不整,气息粗重,甚至有不少人身上还有几处烧伤
的地方,显得极为狼狈。

  “这该死的大阵终于破了,混蛋,居然让本少爷这幺狼狈,一会本少爷定要
拆了这鬼地方。 ”一身焦黑,衣衫上满是破洞的王炎显然在刚才的阵法中吃了不
少苦头,生性跋扈的他刚一破阵,就咬牙切齿破口大骂。其余人虽然没有说什幺,
却也是一脸怒色,林瑯天也故意做出一副阴沈的脸色,一面装模作样的取出一些
丹药服用。

  忽然,前方大殿之中传来一阵打斗声,众人心中一紧,发觉有人已经捷足先
登,顿时不顾先前巨大的消耗和身上的创伤,各个全力出手,道道淩厉的武学攻
势立刻将那殿门轰成漫天碎片。

  大门一碎,片刻后就有一道身影倒飞出来,一落地就喷出一口鲜血,众人顿
时心生警惕。林瑯天却是心中大定,想来自己的栽赃嫁祸,李代桃僵之计已然成
功。

  事实也正是如此,绫清竹刚一甦醒,便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和林动交缠搂抱
在一起,身上还满是斑驳的痕迹,传来浓烈的腥臊味道,坚挺的酥胸被男人紧紧
抓着,那死蛇一般疲软的肉茎被她的大腿紧紧夹着,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隐隐作
痛。忆起她失去神智之前的场景,绫清竹顿时羞愤欲死,就要将林动当场格杀。
只是她虽然修为远胜林动,但是之前被林瑯天玩的太狠,身子酥软无力,才让林
动侥倖捡了一条命,只是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而已。

  发现绫清竹似乎没有识破自己的计谋,林瑯天心中大定。见到绫清竹依然风
姿绝代,清雅如仙的漫步走出,似是装作什幺也没发生过一般,林瑯天心中得意
之极,想到之前疯狂的欢爱,绫清竹那动人的肉体和迷人的风情,一双眼睛淫邪
地在佳人曼妙的娇躯上肆意打量着,只是场中之人的注意力都被绫清竹所吸引,
一时间也没人注意到他。

  眼看好戏即将收场,那王炎却再度找上了那替他背了黑锅的林动。虽然林可
儿以点出了他是林氏宗族的分家之人,可对于那所谓的分家族人,林瑯天想来视
之如蝼蚁,为了他开罪了王炎可谓相当之不值。而且那林动居然敢顶撞于他,让
他不由心生怒气,就欲出手将这不知好歹的分家蝼蚁格杀,却不料林可儿出声替
他求情。

  心中转着各种念头,在众人看不见的死角,林瑯天隐秘的在林可儿的翘臀上
捏了一记,顿时弄得少女一脸的红晕,旋即双手负于身后,俯视着那被压迫得身
体有些弯曲的林动,淡淡的道:“看在可儿的面上,林动,你若是能够顶住我的
气息压迫走出这石殿,此事,既往不咎。 ”林动心中亦是激烈的挣扎着,但为了
炎城林家一脉,却也只能忍下屈辱。重重的脚步声,在石殿之中响起,而在那种
越来越强的气息压迫下,林动毛孔下,突然渗透出了一滴滴殷红的鲜血,鲜血顺
着身体留下,每一次脚步的踏出,都将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被鲜血所灌满的猩
红脚印,触目惊心。

  望着那即便已是浑身鲜血,但却依然迈着如山步伐,一步步走向石殿之外的
背影,石殿内突然变得安静了许多,原本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眼神也是缓缓凝
重,少年的这股毅力,让得人有些动容。

  绫清竹驻步于石殿之前,望着那个带着满身鲜血缓缓而来的少年,清哞微微
波动,她看得见少年那猩红的眼瞳,也看得见那被他埋在眼神深处的熊熊烈火以
及一股令人心悸的韧气。

  满身鲜血的林动,带着浓郁的血腥味,步伐艰难的与绫清竹身旁搽身而过,
后者玉手微握,或许是因为少年眼中那深敛的韧气,又或许是罕见的心间一软,
她,最终未曾再出声。

  在那石殿中寂然的众多目光中,林动的脚步,踏出了青铜大门,那股比山岳
更加沈重的气息压迫,终于是陡然消散不见。一道透着一种宛如受伤野兽般的嘶
哑与低沈的声音,缓缓的传来,而后在那石殿之中徘徊不散。

  “林瑯天……两年后,宗族族会,今日事,百倍还!”听到这临去之前的狠
话,林瑯天眉头皱了皱,却也不在意,只是与众人拱手见礼,对着绫清竹意味深
长的一笑,然后便带着林可儿离去。绫清竹秀眉轻蹙,对林瑯天离去之前的那一
眼的蕴含的东西迷惑不解,随即若有所思,却也不知在想些什幺。

  天空之中,那再度被凝聚出来的火红巨鹰之上,林可儿俏脸通红的被林瑯天
抱在怀里,渐渐成熟的美妙胴体被他肆意抚摸着,耳边传来男人淫邪的声音:
“可儿,今天你居然替那小子求情,是不是看上他了,嗯?”

  “不,不是地,我,只是因为他也算是林氏一族,所以才……”林可儿娇喘
着分辨道。林可儿和林动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对这位少年却有着一种独特的好
感。但是她落入林瑯天的魔爪,根本是身不由己,想到这里,芳心便是一阵酸楚。

  敏感的身体在男人熟练的挑逗下开始热起来了,熟悉的快感让林可儿双眸一
阵迷离,只是咬着银牙,低声喘息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 加勒比无码中文字幕 ❀加勒比之一本之道在线观看 ❀加勒比高清无码视频